大笔趣阁 > 其他ag直营|首页 > 庶门风华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朝会(一)
????再说陆呦进宫后,原本是想去南书房觐见皇上的,谁知刚到宫门口,被告知说是皇上还没下朝,于是,陆呦又拐去了工部,正和杨师傅说着颜彦新研发出来的打谷机时,太监突然找来了,说是皇上的意思,让他立刻去一趟朝堂。

????陆呦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便服,还算齐整,便跟着太监进了朝堂,这是陆呦第一次进朝堂,因为大周的例行朝会文官必须是三品以上的京官,武将除了三品以上的京官还多了一条,这些公侯世家的世子在弱冠之后也必须参加。

????陆呦虽有一个四品宣威将军的封号,可一从战场下来,他自动把自己归为平民一类了,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上战场是权宜之计,不是真的打算一直做下去。

????故而,进了大殿后,陆呦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朝中站了好几个队列,他扫了一眼,黑压压的一片,似乎一个熟人没有,再加上这些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带了几分审视,因而陆呦不由自主地紧张了。

????台上的李琮见陆呦进门后张望了一眼又低头了,不由得有几分失望,没想到他出去历练了几年,大大小小的战役指挥了这么多场,怎么一进这个大殿又变回之前那个缩头缩尾的傻小子了呢?

????不过失望归失望,李琮倒也没表现出来,怕再吓到这小子,而是温和说道:“陆爱卿,你上前几步,朕有话问你。”

????台下的李穗见此,主动走的陆呦身边,拉着他走到了前面第三排时站住了,陆呦刚要跪下去,李穗拉住了他,低声告诉他,朝会时若不是想向皇上认错赔罪是不用下跪的,直接站出来回答问题就可。

????陆呦点点头,两手握了握拳,深吸一口气,抬头朗声说道:“启禀皇上,小子,不对,草民。。。”

????“什么草民什么小子,真是个傻小子,朕亲自御笔赐封你为四品宣威将军,你当朕的赐封是什么?”李琮忍不住笑了。

????这么严肃这么正式的场合,从皇上嘴里蹦出一句“傻小子”,台下的官员纷纷对视了一眼,有人会心一笑,有人面面相觑,也有人忧心忡忡,不过这时台下大多的目光看向了站在武将之首的那个年轻身影。

????而陆呦听到这声“傻小子”后,倒是放松了不少,因为他从皇上的声音里听出了善意的调侃和维护,故而,他的手不再握拳了,改长揖一礼,“回皇上,臣以为那是一时权宜之计,是战时所需,如今战争结束了,臣理应回归臣的学子本分。”

????“胡闹,你当朕是什么,这官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李琮见陆呦还没开窍,有点不太高兴了。

????“启禀皇上,臣,臣没有这个意思。”陆呦又有点惶恐了。

????“陆将军,今日朝会的主题是西夏和谈,朝中现在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把这个火炮卖给西夏,签下这份和谈协议,一派是不赞成卖火炮,可以继续和西夏打下去,直到西夏自己认输,你曾经亲临西夏前线战场,又参与和西夏的和谈,你的主张是什么?”太子李稷开口扯到正题。

????“启禀皇上,臣赞成卖火炮,但不卖火药方子。”陆呦一听是这个问题,忙回道。

????正好今天早上颜彦和他商议了此事,而他进宫觐见为的也是这件事。

????“哦?此话怎么讲?”李琮身子往前倾了倾。

????方才的朝会,两边的人争论了快一个时辰,却谁也没有提到这个火药方子,众人的关注点都在这个火炮上,同意卖的这派是觉得这个火炮牵扯到不少机括,西夏想造出来不会这么容易。

????再则,西夏的冶炼技术比大周落后很多,铁和铜的产量也远不如大周,换句话说,西夏能造一百门,大周就能造出一千门,这账,傻子也会算吧?

????更别说,用不了多久,兴许大周这边又有能人研究出改良版的火炮和火药来,威力比之前那个还大,大周还怕什么?

????而反对派这边的主张倒也不单单是因为火炮,更多的是缘由针对西夏的小人行径,因为大周立国之初,西夏明明是靠着大周,做大周的附属国,结果后来一看辽国的势头上来了,转眼又投奔了辽国,且多次跟着辽国侵犯大周,因而,武将们不想忍下去了,想趁着这次契丹国丧自顾不暇之际,好好把西夏收拾了,或者干脆直接灭了它。

????故而,一上午因为主战还是主和争论不休,为此,李琮才想着把陆呦找来,他知道陆呦昨晚回家了,颜彦肯定跟他说了些对这次和谈的想法,所以他才把陆呦找到了朝堂。

????这不,陆呦果真没有让他失望。

????“回皇上,火药的制作西夏至今仍是一无所知,因此,即便他们研究出来火炮,可想要做成我们的火药弹,只怕也不是一件易事。”陆呦回道。

????“回皇上,臣不敢苟同,辽国已经制作出了火药,且也用到了战场,臣以为,凭辽国和西夏的关系,这火药方子早晚会到西夏手里。”陆鸣站了出来。

????“回皇上,火炮的弹药和我们用来打伏击埋地上的火药或投掷用的火药是不同的,退一步说,即便西夏掌握了这门技术,我们也大可不必慌张,因为这个火炮也不是没有克星的,我们既然能把他研制出来,肯定也有法子克制它。”陆呦躬身回道。

????“什么法子?”问话的是朱晋,他纯粹是好奇。

????“回朱世子,任何战略战术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都需要因地制宜。”陆呦淡淡回道。

????“启禀皇上,任何战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机会稍纵即逝。”陆鸣又站了出来。

????“回皇上,臣也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就该一鼓作气拿下西夏。”吴哲站出来帮腔了。

????李琮见这几个小字辈又争执起来,忙往后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点的位置,他是想看看这几年陆呦的口才究竟有没有长进,能不能对付了这几个人。